新聞中心
NEWS
觀察 | 人工智能2.0時代,你會被淘汰嗎?
日期:2019年12月12日

人工智能,從1.0到2.0,

世界發生了哪些改變?

 AI浪潮漲漲落落,

此次是否仍會陷入低谷?

喂養人工智能的“奶粉”質量不佳,

如何長大?

《問答神州》專訪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戰略咨詢委員會組長、中國工程院院士 潘云鶴


  • 知識VS數據,個體VS聯合

1956年,美國達特茅斯會議上,學者們首次提出了“人工智能”的概念。如今,人工智能已從1.0進入2.0階段。

采訪中,潘云鶴院士提到:人工智能從1.0走向2.0最本質的改變之一是:當前人類已由二元空間轉化為三元空間。也就是:在原本的人類社會空間和物理空間的基礎上,增加了信息空間,而這個信息空間并不附著在人類,而是繞過人類,直接改造物理空間。

那么,當世界大國都在發力人工智能時,中國該如何勇闖無人區?人工智能熱浪來襲,中國該如何利用時代機會,布局著力?


潘云鶴:我們在這一代以前的人工智能基本上是基于知識的人工智能。而這一代人工智能不一樣的是,它實際上不再基于知識而是基于數據。它能夠自動地把數據變成知識。從非結構化的數據直接變成有結構化的知識,不僅僅是變成有結構化的數據,它們表現的內容就是怎么從數據里面自動提取知識,提取成知識圖譜。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不一樣,所以我們把它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叫“大數據智能”。這是中國在規劃中,第一次在世界上面提出一個新的詞匯。

那么第二個很不一樣的,就是“跨媒體智能”。過去老一代的人工智能,實際上都基于字符型的、文字型的。但是人,可以在大腦中間進行形象處理。


吳小莉:視覺化的。


潘云鶴:可以進行聲音方面的處理,可以進行圖形、圖象方面的處理,是一起使用的。所以新一代人工智能應該在這方面有所突破。把這種文字、圖形、聲音之間能打通并且進行使用。所以,我們提出的一個名字叫“跨媒體智能”。


潘云鶴: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就是老一代人工智能,它的目標是想把機器人做好,造出越來越有用的機器人。那么新一代,我們認為機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技術,就是機器視覺技術、機器智能技術,應該把所有的中國人的機器戰略都加在人工智能上面。把它變成一個智能自主系統。


把機器人這個概念擴大了。不一定造出來一個像人那樣的機器人,但是要讓機器能夠有人那樣的思考能力。另外,我們認為人工智能的目標不但是要把計算機變得更聰明,而且應該把計算機和人連在一起,把它合成一個更加聰明的智能系統。不再僅僅是一個人,一個計算機,或者一個人加一臺計算機,而是互相連接,變成一個智能的整體。所以我們又提出了人機融合的“混合增強智能”和“群體智能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1212164825.jpg


  • AI進化的前提:高質量數據

人工智能的發展并非一帆風順,從1956年人類第一次提出人工智能的概念。到今天,60多年的時間里,人工智能曾經歷三次低谷。而對于這一輪的人工智能浪潮,會否在此再次出現大低谷,潘云鶴表現得很樂觀。采訪中,他頗為篤定地告訴我們:這一輪的人工智能不可能失敗,因為過去人工智能領域更多基于學術牽引,如今則更多基于市場的需求。


吳小莉:在人工智能方面,我們總說要“勇闖無人區”。我們以前在互聯網或新技術或信息技術發展的時候,常常是站在別人的肩膀上開始走。但是在人工智能信息上,這個“勇闖無人區”是必然的。因為確實有很多項目是沒有前人做過的。這可能是一個機會,但是可能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。


潘云鶴:這個就是中國科學技術要面臨的一個新的局面。以前有個口號,叫“趕超世界先進水平”。我們趕超了幾十年了,一般就看看我們哪些地方不如美國、歐洲,或者日本,我們在這方面補短板,填補空白。但這個人工智能,是全世界同時起跑。應該要打破過去的迷信,一只眼睛要看著國外先進水平,一只眼睛要看著無人區,雙輪驅動。勇闖無人區呢,經驗還不是太多。但是我們看到有的開頭已經很好了,比如華為的5G,全世界沒做出來的時候,它已經做出來了。所以這就是勇闖無人區成功的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
吳小莉:我們也知道大數據智能的前提是有足夠的、質量好的大數據。如果把人工智能比喻成是一個嬰兒,那么大數據就像是奶粉,它的量和質都很重要。我們要怎么樣去讓這個嬰兒能夠吃到足夠的奶粉的量,而且保證它的這個質還沒有作假,還能夠讓它更好地成長。


潘云鶴:現在大數據智能的狀態,比嬰兒吃奶粉還要差一點。我們現在遇到的大數據很多都是很差的。有的數據太偏,只是一個方面的,沒有另外方面的數據。質量不夠好,數據不夠大,數據比較偏。這些問題都會反映到這個最后形成的知識的水平上面來。


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是,把數據變成知識,用知識來處理問題。但是這個知識現在還不夠完整,這就是人工智能現在產生的問題。等到我們把這個知識做到完整一點以后,人工智能的水平就會有一個新的提高。


吳小莉:您覺得過程要多久?


潘云鶴:我估計大概要一二十年吧。


微信圖片_20191212165201.jpg


  • AI重組勞動力金字塔

有觀點認為:如果人工智能將替代勞動力金字塔底層的人群,即藍領人群,那么整個金字塔就會坍塌。因此人工智能需要恰當嵌入這個金字塔中,同時人們也要人機協作。這時也許會出現一個倒立的金字塔,一小部分精英人群,借助人工智能的力量,服務著大部分普通人群。


吳小莉:大家以前的印象中,覺得自動化可能會取代的是勞動密集的行業。但現在看來好像智能型的人才也有可能被取代。包括今年兩會不是也有了智能主播嗎?那么以后腦力密集型的人才是不是也有可能會被淘汰?


潘云鶴:是,有可能會被取代一部分。所以我認為,那些善于把自己的聰明和人工智能連在一起的人,不會被淘汰。人的自身的迭代也很重要,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人和機器,或者人和人工智能之間能夠互相互補合作的一個方式。


潘云鶴:譬如說,我們過去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學英語,我們現在的計算機翻譯已經越來越成熟了。當然現在還沒辦法代替人的翻譯,但是大家也已經不會懷疑,五年或者十年以后,它一定可以代替人的翻譯了。這就說明,我們的學習可能出現很巨大的改變。我們的課程可能會變。


吳小莉:那現在孩子們要怎么樣人機共融,他們應該學什么?


潘云鶴:我認為非常重要的,就是要學計算機程序的思維。就是嚴密的邏輯思維。今后一定是一個人既需要形象思維,又需要邏輯思維。


婚车 跟车 赚钱吗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江苏福彩快三遗漏走势图表 幸运快3人工计划网页在线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购彩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北京选五一定牛 山东十一运夺金中奖规则 幸运28平台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